欢迎访问名词吧!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民俗 > 相风水名词解释

相风水

相风水名词解释:风水,也叫“堪舆”。
旧俗认为住宅基地和坟地周围的风向水流等形势,能招致住者或葬者一家的祸福《葬书》(旧本题曹郭璞撰):“葬者乘生气也。
经日: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为了求吉利,避凶夭,人们无论是为活人建房造屋(堪舆家谓此为阳宅)还是为亡者修建坟墓(堪舆家称此为阴宅),都要请懂得这门学问的人,择块吉地。
没有合适的地址,宁肯不动工,甚至有的已经建好了的房屋或安葬妥了的坟墓,也会因为地之不吉迁移。
这种相看住宅、坟墓地址的活动即“相风水”。
从事这职业的人便叫“堪舆家”、“风水先生”、“阴阳先生”。
《清稗类钞•方伎类》:“后世乃称相地者曰堪舆家,是专就地言也。
且以其相庐舍为看阳宅,相坟墓为看阴宅。
”在周代之前,尚无葬人相坟地以荫后世之说。
只是随地而葬,而无须卜坟占墓。
《墨子•节葬篇》云:“尧道死,葬蛩山之阴;舜道死,葬南卫之市;禹道死,葬会稽之山。
”如果说有择地,恐怕也只是从向阳、干燥等标准出发,去确定地点的。
此风兴起,当在汉朝。
汉武帝时,武帝喜神仙之道;在文化上信任董仲舒。
董仲舒独尊儒术,又将阴阳五行学说及天灾变异统于儒学之下,既提高了儒学地位,又张扬了阴阳五行学说,于是刺激了风水堪舆之学,使之得以盛行。
《汉书•艺文志》载有《堪舆金匮》十四卷,可见堪舆之学在当时已很兴盛。
并且据传此时已有这方面的专家:青鸟子。
后人因此将“相风水之术”亦叫“青鸟之术”根据许慎《说文解字》对“堪舆”的解释:“堪,天道也;舆,地道也。
”可知,当时的堪舆家是既观天相,又相地脉的,只是随着这门学问的发展,天、地分家,堪舆才只管地了。
古人是非常相信这一点的,至今,乾陵一带还流传着武则天选陵的故事。
相传唐代有两个人精通堪舆之术,一是李淳风,名袁天罡,都是朝中命臣,为了给高宗李治和皇后武则天造一习俗个可以福庇百世,遗泽万年的陵地,武则天让人一由北向南,由南向北在全国勘察。
袁天罡走遍天下,终于找到了一个最佳地点,于是他在那地方埋下一枚铜钱;李淳风亦找到了最佳地点,同样埋下一枚铜钱。
武则天派人验看,两枚铜钱不偏不倚完全重叠在一起,武则天大喜,决定定点建陵,这便是乾陵。
据说乾陵风水确实不错又据《宋稗类钞•方伎》载:宋代文简公的父亲在葬埋母亲时,曾听说关于开封地脉的谶语:“绵绵王岗,势如奔羊。
稍其前穴,后妃之祥。
”于是让风水先生择地,风水先生认为穴口在一农民菜园中,文简公的父亲怕人家不卖给他坟地,便在晚上偷偷地把他母亲埋在菜园里了。
第二天,那农民和他在太守处打官司太守重罚了他,却未动坟墓。
后来不久便生了文简公,宋钦宗的皇后便是文简公的女儿到了清代,看风水的习俗仍很有市场。
《聊斋志异》:《堪舆》篇写兄弟二人,因为葬其母,各人所请的堪舆家看法不同,地穴难以统一,以致母亲无法安葬,最后一直到兄弟二人死后还未安葬。
两兄弟媳妇又为这事讨论了几年,好在最后统一了,认为这穴口可以使家中出一武举。
功夫不负苦心人,不久家里便真的出了一个武举《清稗类钞•方伎类》中记一事,把风水吹得神而又神,玄而又玄。
说有一士子,甚穷困,靠教学度日。
后安葬母亲时,没钱在平地较近的地方买坟地,买了一块坟地在远远的一个高山顶上。
母亲安葬不久,他便考中进士,很快升到云南按察史。
官做大了,光宗耀祖,只是上母亲的坟地很不容易,于是便花了二千多两银子,曲曲弯弯地修了一条通向坟墓的台阶。
此后不久,风水家由此路过,看见这个地形便说:“这个坟墓本来就象燕在房梁上筑的巢,虽危而吉;如今筑了阶梯,便成了长蛇钻窝,大祸不远了。
”过不多久,那大官便因贿赂罪被削了职,家中的财产也被全部没收了由于好的墓穴能给后代带来高官厚禄,锦衣玉食,因此,有的人对它的崇信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清稗类钞•方伎类》中记述河南一个富翁花三千两银子让人择好一坟地,但该坟地需活葬,后代会出三公一类大官。
于是他便让儿子活埋他,几子不干,他大骂儿子不孝,活埋了,子孙也没有什么荣耀,白死。
也是这时候,人们已经渐渐地对堪舆之说产生了怀疑。
《儒林外史》第四十五回余大、余二死了父母,准备请堪舆家张云峰择地,却巧碰见两个堂弟。
两人说自已会看风水,要余大、余二挖来坟地土,二人左看右看,最终又将土放在嘴里一阵乱嚼,说:“这土不好,葬了家会穷。
”很明显,这是作者的讽刺笔墨,不难看出昊敬梓对风水家的态度。
就是记了不少崇信风水故事的《清稗类钞•方伎类》,也还记了不少风水不可信的故事。
其中有一篇,写一个男子在看风水的门口大骂,众问原因,那男子说:“今年夏天因家中人总生毛病,就来问卜,他问我灶的方向,我说灶在南边,他说应改西南,我回家改了,到秋天家中人还是多病。
我又来问,他说灶在哪个方向,我说西南,他说应改向正西。
到现在已经冬天了,不唯家里人病未好,相反做生意还赔了。
实在没办法,又来让他算,他又说灶应该改为向南。
从夏到冬,我几次找他,就是这个结果,你说这不是折腾人吗?”说得大家都大笑起来。
《歧路灯》第六十一回写堪舆家相坟地,已可看出,无论是堪舆家还是安葬祖先的主人,都是为了内心的平衡,并不真正相信此事。
谭绍闻弄得一笔银子,准备安葬停柩多时的父灵,听说有一从京城来的胡先生,便请他看。
几人坐车出城来,见路旁座碑楼后一大坟,松柏森森,墙垣高围,很是气派。
便说:这坟旧时发过,看大势,好得很,是个发达气象。
谭绍闻说:“这家最近因不顺要迁坟。
”胡先生说:“迁不得,迁不得。
”又走了半里,见习俗小坟。
赶车的问:“胡先生,你看这坟如何?”胡先生一看:“这坟是绝户(无后代)。
”赶车的说:“这里埋的是小的爹娘。
”胡先生立即说:“明天给你肴块好地,启迁启迁。
”又转过头对谭绍闻说:“看相法,你这个赶车的很不错,你要厚待他。
”等到了谭绍闻祖茔,那胡先生四处张望,“将身子转着,眼儿看着,指头点着,口内念着……忽而将身子蹲下,单瞅一处;忽而将头儿昂起,瞭望八方……向坟上一望,摇摇头:咳!大错了!大错了!’最后又说:‘当初要看好了,你的祖先最少也是知府,如今埋成这样,最多也是个员外主事,这么好个坟地,却弄得只能出些没名堂的后代。
依我说,不如把几位老祖宗的坟迁迁,迁到前边那块高圪塔上”。
这谭绍闻爱的是赌博,却又没钱,好不容易从别人手里哄来几个钱,不是表兄逼着,那有心思看坟葬父。
不得已葬父,还想抠几个在赌场上碰碰运气,见说还要迁坟,便面有难色,胡先生看谭绍闻气色,便说:“不然将坟头掉掉向。
谭绍闻只得答应了。
最终定了穴位,方回家作罢解放后,风水一说逐渐消没,但近年来看风水的习俗又有所抬头。
传说乾陵风水最好,故有海外侨胞或省城望族,以高价在乾陵购得弹丸之地,置入骨灰盒,亦可见今之风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