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名词吧!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民俗 > 巫蛊•厌胜名词解释

巫蛊•厌胜

巫蛊•厌胜名词解释:厌胜是古代方士的一种巫术,谓通过某种不为外人所知的法术达到寻常无法达到的目的,可驱邪,亦可致病。
驱邪时用木、泥土、面、纸制成象征邪崇的东西,如木人、纸人、面鬼等,把它们送走,或掩埋,或打碎,殃灾即除;要惩治仇人,也做木人、纸人、布人面鬼,用针刺其心,使其致病或死。
这种巫术认为人有灵魂,灵魂既可附在人体亦可离开人体,因此拟作人体或其它形体作为替代物对其作法便可殃及本人。
此法源于何时尚难断定,但它起源很早却是可以肯定的杜甫《石犀行》曾写道:“自古虽有厌胜法,天生江水向东流。
”可见厌胜法在中国由来已久。
它是巫术中一种,巫师起源很早,在原始社会就有了。
《吕氏春秋》云:“巫彭作医,巫咸作筮”。
知巫彭为巫师之始。
以厌胜法治人则在汉武帝时已有了。
据《汉书后妃传》载:陈皇后失宠后,请来一个名叫楚服的巫婆在宫中设坛祈禳,数月后为武帝察觉,楚服被杀,陈皇后也被废了后位。
当时的巫蛊法中已开始出现了木人。
汉武帝晚年多病,常怀疑周围人用巫蛊之术,征和元年(前92年)丞相公孙贺便因被人告发用巫蛊诳咒,在驰道埋木偶人,而下狱致死。
后武帝病,大家会诊,江充因与太子有隙,说病在巫蛊。
于是在宫中掘寻蛊。
因江充阴使人埋于太子宫中,故在太子宫中得木人最多。
太子惧罪,又无法明辨,只得杀了江充,起兵反叛,激战五日,最终失败自杀。
后查明太子受冤,才诛灭江充全家这里的巫蛊便是厌胜法。
此法虽在汉代盛行,时人亦笃信不疑,但是否真灵验,却不得而知。
尽管如此,在古代中国,此法却一直遗传下来,并且愈传愈神。
历代小说中均有记载明罗贯中、冯梦龙所著《平妖传》,写冷公子喜师巫邪术,新遇一叫做酆净眼的术士,该术士言通魇人之术。
魇人时,“在僻静处设立祭坛,供养神将,坛前画一大圈,圈内放一个瓷坛将那人姓名、籍贯、生年、生月、生日、生时,写就置于坛内,他在坛前书符念咒,摄其生魂。
三日摄不来,到五日;五目摄不来,到七日。
生魂来时,只长一尺二寸,面貌与其人无异。
若走进圈内,把令牌摄入坛中,书符固封,埋之坎方,其人主死。
”后冷公子将蛋子和尚骗来家中,哄了他的生辰八字籍贯姓名,让鄧净眼试验。
做法开始,果如术士所言,谁知就在生魂即将进圈之时,坛前突起一阵怪风,一声霹雳,坛儿迸做七、八块,那术士却口吐鲜血,死于坛前,蛋子和尚仅大病一场《红楼梦》中巫蛊,厌胜法又不相同。
第二十五回写赵姨娘因嫉恨宝玉受宠、凤姐专权,买通宝玉寄名师父马道婆。
马道婆遂答应魇风姐、宝玉叔嫂,马道婆“向赵姨娘要了张纸,拿剪子铰了两个纸人儿,递与赵姨娘,叫把他二人的年庚(年庚生辰八字。
引者)写在上面;又找了一张蓝纸,铰了五个青面鬼,叫她并在一处,拿针钉了:‘我在家中作法,自有效应。
”后果然宝玉喊头疼“大叫一声,将身一跳,离地有三四尺高,口内乱嚷,尽是胡话。
”凤姐则“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砍进园来,见鸡杀鸡,见犬杀犬,见了人瞪着眼就要杀人。
”虽然荐医荐道,与俗送符服药,但“他叔嫂二人,一发糊涂,不省人事,身热如火,在床上乱说,到夜里更甚。
”弄得贾府上下不宁,甚至要为二人准备后事,后还亏癞和尚与跛道士搭救,才幸免一难这巫蛊厌胜法不唯能败人,亦可助人。
《金瓶梅》中将这和父子、睦兄弟,谦妻妾的法术称为“回背”。
第十二回潘金莲为了得到西门庆的专宠,便请了通此术的瞎子来“回背”。
这种“回背”因人因事而术法各异。
新娶媳妇手脚不净,爱偷婆婆家东西,便书两道符烧了,将灰埋在水缸之下,家人吃了缸水,明看见媳妇偷东西却像没看见一般。
丈夫打妻子,便放一件镇物在枕头内,男子汉睡了那枕头,好似封了手脚,不再打她。
潘金莲的回背之法则是“用柳木一块,刻两个男女形象,书着娘子与夫主生时八字,用七七四十九根红线扎在一处。
上用红纱一片,蒙在男子眼中,用艾塞其心。
用针钉其手。
下用胶粘其足;暗暗埋在睡的枕头内,又朱砂书符一道,烧火灰,暗暗搅在酽茶内。
若得夫主吃了茶,到晚夕睡了枕头,不过三日,自然有验。
”这里边是很有些讲究的,“用纱蒙眼,使夫主见你一似西施一般娇艳;用艾塞心,使他心爱到你;用针钉手,随你怎的不是,使他再不敢动手打你,着紧还跪着你,用胶粘其足者,使他再不往那里胡行。
”后潘金莲受到西门庆的宠爱,虽捅了不少大漏子仍宠爱不减,“回背”起了大作用这种厌胜巫蛊之术,流传很广,到后来便纯粹成为一种形式,不用巫师,不用符咒,只剪纸人,或用布缚成人形,上写人名,在心部刺三根细针即可。
此法虽不一定对人有害,但对笃信此法的人来说,精神心理上的危害确是存在的。
当代苏星中篇小说《妻妾成群》中陈佐千的四姨太颂莲,无意中发现了她的丫环雁儿暗中诅咒自己的被三根针扎着的小布人时,“颂莲的心好象真的被根细针刺着,一种尖锐的剌痛感。
”随着科学的发展,时代的进步,人们头脑中迷信思想的消逝,这种巫术也逐渐失去市场。